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4 08-27

劳动争议代理词

 

代 理 词

尊敬的法官:

受本案被告董桂英的委托,代理其与原告香港领安有限公司、香港领安有限公司深圳代表处劳动争议一案,现依据事实与法律规定,提出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非法解雇被告的事实及被告复印资料的原因;

20081418时,原告找到被告,称公司要缩编,要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后被告要求依法给予经济补偿金,但原告不同意。

后被告立即致电给本代理人,因被告与本代理人是恋爱关系且本人从事法律工作,考虑到可能要诉诸法律,问其是否知道公司全称,但被告称公司发的厂牌上无任何名称,公司大门外也没有悬挂公司名称牌匾,而且公司也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均不清楚公司实际名称,其后本人就要求被告从公司资料中找出公司名称,于是被告就复印了一份过期订单,但却被原告借口“盗窃公司商业机密”。

因此,真正的事实是,原告解雇被告在先,被告为取得公司名称便于诉讼,才复印过期资料,但却被原告借口称复印商业机密才被解雇的。以上事实,法院可以亲自到原告公司,找被告所在部门同事询问解雇的事实真相。

二、被告复印订单并非原告公司“商业机密”;

原告解雇被告在先的事实,被告无任何证据证明。退一万步讲,就算是被告复印订单在先,根据被告行为的情节,原告最多也只能警告或罚款,解雇被告是不符合劳动法及相关法律规定的。

1原告公司工作中日常订单主要是出卖生产的是圣诞礼品灯,但被告14日复印的是20071229日过期的订购变压器的订单,该订单的内容是原告向其它公司订购变压器,用于生产圣诞礼品灯的,订单中仅是涉及到原告公司需要购买的变压器的规格及价格,只不过是普通资料,平常人都可以看出来这并非是什么公司的“商业机密”,这也只不过是原告的借题发挥而已。

2、何为商业秘密?

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布的《关于禁止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采取保密措施,包括订立保密协议,建立保密制度及采取其他合理的保密措施。同时,该规定第三条规定了属于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第三条第四款明确规定:“权利人的职工违反合同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同时《深圳经济特区企业技术秘密保护条例》、《广东省技术秘密保护条例》中所称的技术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非专利技术和技术信息”。其中《深圳经济特区企业技术秘密保护条例》第四条所称的“保密措施”是指:

①合法拥有技术秘密的企业与因业务上必要知悉该秘密的员工或业务相关人已签有保密协议,或者提出书面的保密要求并已明确告知有关员工及业务相关人;

②合法拥有技术秘密的企业已经对该秘密的存放、使用、转移各个环节采取了有效的控制措施。

《广东省技术秘密保护条例》第二条所称的“保密措施”是指:

①技术秘密权利人与知悉或者可能知悉该技术秘密的有关人员签订了技术秘密保护协议;

②技术秘密权利人把该技术秘密保护要求明确告知有关人员;

③技术秘密权利人对该技术秘密的存放、使用、转移等环节采取了合理、有效的管理办法;

④其他有关保密措施。

但是原告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公司采取过哪些保密措施以及保密的范围,从复印的订单的内容看,这只不过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订购变压器的过期订单,与公司日常业务没有太多联系,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三、原告解雇被告没有法律依据

原告解雇被告至今均未提及其解雇的法律依据,根据《劳动法》第25条规定了4种情形下用人单位可以随时解雇劳动者、《劳动合同法》第39条规定了6种情形下用人单位可以随时解雇劳动者,原告总是以被告行为是窃取了商业机密为由,但时至今日均不知道其解雇被告的法律依据。

如果以“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用人单位规章制度”为由解雇依据,一般要符合4个条件:①是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证实员工严重违纪;②是“严重”的标准,一般参照《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等法规;③是用人单位依据的企业规章制度必须符合法律、法规,而且通过民主程序公之于众;④是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从程序上必须经过工会。

如果依据“严重失职,营私舞弊,对用人单位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为由解雇依据,一般要注意3个问题:①失职,是指员工没有按照岗位职责履行自己的义务的行为;用人单位应对“岗位职责”作出解释,并已告知员工;②是“营私舞弊”是指谋求私利、玩弄欺骗做违法的事情。用人单位要提出有关的证据;③是“重大损害”应由企业内部的规章来规定,若由此发生争议,法院会对规章规定的重大损害进行认定。

但事实上,原告一直未依法制定过企业规章制度,也未与劳动者签订过劳动合同,或订立过保密协议等,故原告以复印窃取“商业机密”为由,实在是站不住脚。

四、原告在诉讼中提交的起诉状与劳动仲裁中提交的《打卡明细表》印证了被告的加班情况;

原告在劳动仲裁过程中,向仲裁庭提交了《订单》、《工资表》、《打卡明细表》三份证据,其中《打卡明细表》显示,被告每天都有加班,有时加班接近到19:00点,有时加班到19:00点多,但平均算起来差不多每天接近加班了一个小时,这一点仲裁庭也计算过,在仲裁裁决书里也体现出来,而原告在起诉状中称被告在原告处的上班时间是到18:00,这倒是映正了被告每天加班的事实。

以上意见,敬请法庭参考采纳!

此致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

特别授权代理人:

20085月 日

 



上一篇:强奸案法律意见书
下一篇:没有了

全部友情链接: 好826导航 微网站建设